无惧风雪我前行
2019-01-07   来源:山西邮政

□讲述人:太原邮区中心局邮件运输中心干线驾驶员 杨力

  1996年,我以复转军人的身份进入邮政企业工作。脱下军装,我换上了一身“邮政绿”;放下枪,我紧握方向盘,继续“为人民服务”。 

  比起其他工作,我更喜欢驾驶着邮车驰骋在路上。我曾在太原邮区中心局业务经营技能竞赛中,获得总分第二、驾驶技能第一的好成绩。目前,我执行的是太原到长沙邮路,往返2600公里。同时,我的安全行驶里程已经达到90万公里。 

  作为一名干线邮运驾驶员,过硬的驾驶技术和丰富的经验自然是不可或缺的。2016年初,我执行太原到沈阳的一级干线邮运驾驶任务。当时东北冰天雪地,高速公路路面湿湿的,有些路段结了薄薄一层冰,俗称暗冰,不注意以为是水,实际上非常滑,很容易发生事故。由于空气潮湿,那天整个早晨弥漫着雾气,辽宁省盘锦市距离湿地较近的路段更是雾气很重,来往的车辆都纷纷放慢速度。当我驾驶的邮车刚行驶到盘锦路段时,雾气突然变大,视线只能看到前方十几米,我立刻把速度降了下来,开启了雾灯和警示灯谨慎地行驶着。浓雾中,我隐隐约约地看到在高速隔离带里有人很着急地招手,好像有什么紧急的事情,凭经验,我估计可能是前方有事故,于是我赶忙减速。就在此时高速路外端又有人招手并大声吼叫,我判断前方一定出了事故,我当即缓慢把车靠边,才知道就在前方30米处,多辆车追尾,事故惨重。 

  我把车停好后,赶忙叫搭档一起下车,跑到高速外侧应急避险。这时,只见后面的车像电影里的特效镜头一样,一辆辆的大车小车,有的撞到前车,有的为躲避“骑”到中央隔离带上,场面十分惨烈。这次重特大交通事故,伤亡数十人,车辆损坏很多。幸运的是,由于别人的提醒和我正确的判断,使邮车和邮件躲过一劫。 

  当然,行驶在高速公路上,不确定因素有很多,也不是每一次都能顺利通过。2017年底,冷空气突如其来,引发全国大面积降水,对于南方来说,可以用雪灾来形容。太原到武汉的邮路因河南境内的大雪中断,接到上级命令,该邮路改行经河北、山东、江苏、安徽,迂回到湖北武汉,这要比原路线多行驶800多公里。面对如此艰巨的任务,我和搭档并没有多说,立刻开始执行邮运任务,从早上六点发车,到了山东滕州已是深夜了,局部降雪造成了滕州境内高速路路面结冰。为了保证安全,我与搭档都不敢合眼,互相提醒,艰难前行,20公里的路程,走了将近3个小时,因前方交通管制,我们只能进入滕州服务区等候。 

  冰天雪地中,虽然服务区里还有一间客房,但是为了邮车和邮件的安全,我们选择了在车上轮流休息,一人睡觉,一人在车内值守,不定时下车绕邮车检查,直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高速公路开通,我们才继续赶路。上路后,车多而且路面仍然湿滑,我们不得不控制车速,让这段行程变得异常漫长,饿了吃冷馒头,渴了喝凉水,到了第三天凌晨四点才到达武汉邮区中心局。全程共行驶46小时,一路上可谓历尽艰辛,但当我一想到车上都是客户急需的邮件,就总能够振作精神,继续前行。 

  我始终认为,作为邮运驾驶员,应该把保护邮件安全作为第一责任。一次,从武汉返程,雨下得很大。当我从邮件装卸平台口离开,正要对邮车进行封门时,发现因后厢门密封胶皮老化,缝隙增大,车底部有向厢内漏水的可能,如果不进行处置,一路上邮件就全湿了。我的职责告诉我,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,但是修理厢门需要很长时间,怎么办呢?我急中生智,想到了自己带着被褥和床单,于是我把床单拧成麻花状,垫在门缝里面,又找了几个塑料袋裹住,把门缝塞得严严实实,就这样安全返回了太原中心局。 

  其实,每一辆邮车都是移动着的邮政企业的缩影,能成为一名邮运驾驶员,我感到十分光荣,同时也深感自己身上的重担。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,做好每一项工作、保障好每一个邮件的安全、跑好每一趟车是最重要的。今后,我依然会驾驶着我的邮车,穿行于祖国大好河山,用责任与担当,努力践行“情系万家,信达天下”的光荣使命。